collage3

 

原來自然產真的這麼痛...

原來破水只是一瞬間的事...

 

整個懷孕過程比起其他孕媽咪, 簡直是幸運許多, 沒有孕吐、頻尿、胃痛、宮縮..., 唯一困擾的就是中後期的水腫及穿不下的褲子, 及到了最後倒數3個禮拜, 走路時雙腳邁開時恥骨處會有疼痛感, 其餘時刻都是舒服的(笑), 最後結業時體重增加了13公斤, 不是一個太克制的數字>_<, 以65公斤收尾。

最後產檢日9/3, 在禾馨背了胎心音監測, 因為半小時的觀察完全無任何宮縮, 醫生直接幫我約了9/9入院催生, 就在預產期9/7的後2天。

 

從未宮縮或假陣痛的我, 竟然直接破水 

上完9月初的四天外訓課程後, 開始一直跟寶貝說, 媽咪準備好了, 我們最好能自己出來不要催生, 寶貝又乖巧的聽到了...

9/4禮拜五下班前, 發現自己有一滴的小小落紅, 本來希望能再多上一天班, 然候準備入院催生, 本來有些慌張的, 後來上網看人家說首次落紅到真正生產, 時間可能落在1~14天, 馬上告訴自己不用緊張, 況且也不曾有過宮縮。

9/4晚上的聚會依舊, 隔天9/5禮拜六早上的加班也如期, 9/5晚上正慶幸自己整天都沒落紅時, 坐在書房的我, 上網聊天買物中, 突然間感覺到下面"啵"一聲的, 褲子全濕了, 瞬間。

火速衝回房間廁所, 止不住的透澈的水, 原來這就是破水, 因為肚子還沒有宮縮, 所以還可以冷靜的指揮老公準備東西和打電話給醫院, 沒想到他竟然慌張的亂七八糟, 搞得我心跳也開始快了起來的緊張。

 

原來這就是宮縮

8點, 破水。

9點, 到醫院。

產房護理站不急不徐的幫我辦住院手續, 淡定的自己填寫所有入院表格, 漸漸的開始有了收縮的痛感, 從一開始的皺一下眉頭, 到握緊拳頭, 這都還是可以忍痛的範圍。

入院病房直接選了禾馨新生的樂得兒病房(LDR), 它是待產、生產與恢復都在同一間房裡, 這樣的環境讓人很安心, 不會有產房的冰冷感, 這時候大珮、二珮與昌錦們也都過來陪產, 這一個晚上他們4個人就窩在房裡的沙發上陪了我一整晚及整個生產過程, 佷推薦這個唯二的病房, 不用在全開時還要移去產房等待生產。

 

10點, 護士內診, 2指開。

內診是為了看子宫頸開了幾指, 有人說內診的痛也是一種痛, 但比起了宮縮的痛, 這個我完全OK, 牙一咬就過了。

入院後, 因為已經破水, 為了避免走動讓臍帶掉出來造成胎兒的危險, 所以原則上就不希望產婦再下床了, 也同時在肚子上綁上了胎兒監測器及宮縮探測器, 其實這時候的宮縮指數已經來到70~90, 痛到無法張開眼, 下腹收縮的緊蹦還可以忍受, 最痛的是寶貝的屁股及腳為了出來而用力蹬, 我的肋骨處一直被頂著而凸出, 這時候能喘息的空檔剩不到1分鐘, 甚至30秒, 麻醉醫生正在趕來新生的途中,  一直告訴自己, 忍耐忍耐、呼吸呼吸, 減痛麻醉我只能期待它了。

 

減痛麻醉下去後, 依舊在地獄與天堂間排徊

10點半, 在脊椎處打下第一管減痛。

凌晨12點, 換另一節脊椎打下第二管減痛。

凌晨1點, 再補了1次藥劑。

凌晨2點, 補了第2次藥劑。

 

減痛麻醉沒有對我發揮最大效益, 原本應該要在15分鐘內藥效啟動, 但我忍了半小時....一小時..., 宮縮的強度依舊沒有任何改善(哭), 麻醉醫生說有可能打的那一節脊椎有堵住, 再打下一節脊椎試試看, 我心想: 要屎了, 打減痛就已經有點痛了, 加上還要配合宮縮的空檔, 嗚~我的命好苦~

換打了下一節脊椎後, 真的好多了, 疼痛的秒數縮短了, 醫生說通常一劑可以有2小時的作用, 但我硬是1小時後又痛到喘息不能, 再補了一劑, 這時已開了3指半。

又隔了1小時後, 宮縮指數破了150, 再補一劑, 下半身已略為麻木, 這時候麻醉藥劑讓我恾恾然, 也舒服到覺得體力透支, 忍不住睡了1小時, 大家一起睡著。

凌晨3點, 護士再次進來內診, 5指全開了, 她說。


只剩最後一道防線了, 再咬牙

5指全開後, 就等麻醉藥效退後, 配合宮縮強度, 用力再用力。

其實這時候完全吃不下, 但我還是硬吃了蘇打餅乾維持體力, 一直到了凌晨3點半左右, 又開始一陣陣有感宮縮, 請護士進來看一下寶貝的頭是否就位, 但護士說寶貝的頭還是有一段距離, 要我開雙腳試著自己配合每次宮縮用力, 這時候房內只留下了劉鼻鼻, 他陪著我一起用力, 但試了幾次, 似乎力道都用的不對。

沒多久進來一個看起來很有經驗的護士, 她內診一下說她要幫我推出來, 不然我會生很久, 她請我有宮縮感時就用力, 她會幫我在肚子上施壓, 就這樣....那一刻來臨時....

「啊!!!!!!!!!!!!!!!!!!!!!!!!!!!!!!!!!!!!!!!!!!」

整個寧靜夜裡, 只剩下我這聲淒厲的慘叫聲。

護士的那一記拐子, 痛到我白眼全翻, 活像是被卡車碾過一樣, 但就這樣, 那一瞬間寶貝的頭也突破重圍, 但醫生還沒來, 我叫著我快忍不住了, 護士們急的叫醫生, 也頻頻叫我做哈氣呼吸, 「ha! ha! ha!...」, 幾個呼吸後醫生總算就定位, 再用2個大便的力氣, 小寶貝就咕嚕一聲從我身體溜了出來, 媽呀! 我被拯救了! (喘)

我看著寶貝, 哭了, 她也哭了。

 

下| 寶貝剛出生時的哇哇小哭。

LR_S__2129973.jpg LR_S__2129974.jpg LR_S__2129975.jpg

 

最後的收尾也是蠻痛的, 醫生用手在我的下腹處用力一壓, 滑出了胎盤, 接著在會陰處打麻醉, 並做縫合, 我緊抓著床框邊緣, 告訴自己結束了...結束了...。

這個惡夢般的一晚, 產程共計 9小時, 我完全無法再走一次, 哭著說: 老娘不生了! (崩潰)

下| 跟寶貝的skin touch, 熬了一夜, 總算一家團圓了(淚)。

LR_S__2129976.jpg LR_S__2129972.jpg

 

就這樣,

哇哇大哭的那一刻, 

早上5點39分, 

體重 2865公克, 身長51公分,

這一天 9月6號,

我們處女座寶寶誕生,

Love u 

:)

 

LR_IMG_6141.jpg LR_IMG_6140.jpg LR_IMG_6143.jpg LR_IMG_6142.jpg

 

創作者介紹

ALicE's LifE

小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